科学家不是科普家,请谨言慎行

      科学家不是科普家,请谨言慎行无评论

1月22日,李院士对媒体说武汉病毒怕75%酒精,不耐56°高温。结果被不明真相的看客解读为喝酒,洗热水澡能杀灭病毒。李院士说的没有错,但李院士是站在科学研究的角度在探讨病毒的特性,与临床应用无关。在实验室里病毒可以被很多方法杀死,比如物理方法:高温,高压,高辐射,化学方法:浓硫酸,浓硝酸。等等。但病毒这些特点不能转化为临床治疗。基础研究与临床治疗好比大地与山顶的距离,好比山脚与珠穆朗玛峰顶的关系。但不明真相的人最容易被误导。他们有一个底限思维:只要对我没有害,我就可以试试。这种心理可以被理解,不能被消灭。所以请科学家谨言慎行。

1月31日,一个有着1亿粉丝的人民日报报道从中科院上海所,武汉所获悉双黄连有抗病毒作用,一时万人空巷,大家纷纷走上街头购买神药。微博转发6.7万,评论7.9万,赞133万,浏览者不胜其数。对于国家级媒体,每条言论犹如圣旨,不明真相的普罗大众很容易跟风误解。虽然人民日报发文严谨:双黄连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。但绝大多数老百姓不知道病毒与感染患者的关系。病毒不等于武汉肺炎患者。杀死病毒的方式千千万,但可用于人体的方式寥寥无几。实验室里病毒可以被高温杀死,人体能放高温里吗?人体的正常温度才37.5°,如何升高到56°?在实验室里可能洗衣粉溶解后就可以杀死病毒,但人体内每个细胞里怎么能进入那么高浓度的洗衣粉,每个细胞里怎么能进入那么高浓度的双黄连有效成分?

可笑的是2018年6月人民日报还报道过一篇文章4岁以下儿童不能服用双黄连口服液。这次又有多少4岁以下儿童误服双黄连口服液。卖双黄连的药店有提醒吗?又有多少人在连夜排队中被传染?

媒体不是公共事件处理专家,就不要给国家添乱了。人心惶惶,科学家现在已经被架在火上烤了,媒体就不要再添柴了。

发表评论